bgb的羊驼君

其实我觉得花花最后还是害怕DIO的,但是就像第六部FF说的,只要看到徐徐,就能给她无尽的勇气。我想对于花京院来说,承太郎他们就是他的勇气。想到他们,仿佛连死亡都变的那么渺小。这是来自一个17岁少年的觉悟。如果他不能称之为高洁的教皇,还有谁能呢?


  ……


『十七年的孤独,五十天的友谊,这首高洁的教皇是对花京院典明高洁生命最好的赞歌,他身上的黄金精神,正像每一个JOJO里去世的人一样散发着金色的光芒。』

#我的锁屏

没有最强的替身 只有无敌的白金之星

没有最弱的替身 只有没用的隐者之紫

bgb mc 第一季 魔族来袭 第一集 不知名的冒险

记得当初我和菠菜就是在这开荒的

由于是很久以前的文文笔辣鸡请见谅

—————————————————————

                             不知名的冒险

       话说酱菜的体质是真心邪门,平常没事就到处作死,也是医院众所周知的老客户。你看,这根酱菜又不知招惹谁了,时空乱流又双叒叕微笑着向她招手……

       但她自己时空乱流也就算了,神tm还带团,bgb所有成员都被这位主作坑得怀疑人生,即使在作死之神的全力压制之下,却是无济于事……

       去你妈的主作!掀桌!(╯°Д°)╯︵ ┻━┻

       但在众神心中一万个不同意之下,她们,还是和往常一样,从不真实的虚空闪过,到重重的摔在真实的地面上。

       他们也不得不承认他们……又穿越了……

      “zz主作……我总有一天要杀了你……”菠菜紧皱着眉头,扶着额头从地上爬了起来。睁开眼后,双眼燃烧着注视着在地上依旧还不省人事还在念叨菠菜名字的酱菜,“我看你活得是越来越不耐烦了啊。”

    (菠菜,女,神位为海皇波塞冬。武器是海神三叉戟(大叉子)与酱菜有一种不知名的关系,但她平时性格高冷(装的),另一个名称叫茉莉雅集,是bgb老一代干部。傲娇受(确信)

    (汪!)就在菠菜闭上眼不忍直视之际,她眼前的酱菜突然消失了。菠菜睁眼后有一些惊愕,随后她就发现了紧贴自己脚跟的酱菜,活像一条狗的酱菜……

       “诶诶,媳妇说的是。”

       (酱菜,女,神位为雅典娜。武器是胜利女神权杖(大勺子)深爱着菠菜,以舔狗的方式活着,是一位你永远不可能让她主动上进的人,人称“抽风雅典娜”,是bgb的开荒主作,十分沙雕的一位主作。)

        “……”菠菜早就习惯了酱菜的这种抽风样,干脆用无语来表示她的愚蠢。

        “哎呦,我亲爱的主作哟~你怎么这个亚子啊?”荷包蛋迈着魔鬼的步伐,笑眯眯地朝主作走来,没错,是迷之微笑。笑容中透露着妈卖批。背在身后的双手早已撸起了袖子……

        错了,重来。

        你看!荷包蛋像一位照顾孩子的阿姨,面露祥和,十分溺爱充满爱心地看着这位孩子(zz儿童)。让我们为她的行为点赞!

       “……雨女无瓜……”

        荷包蛋蹲了下来,亲切温柔地抚摸着酱菜的头。

        随后——

        “神经病主作去死吧!——”

        荷包蛋猛地把酱菜摁在地上摩擦。

      (荷包蛋,女,神位为阿芙洛狄忒。对熟人那叫一个平易近人。然而,对于那些sb吧(指主作)……心狠手辣。唯一会的就是逃跑。虽然有点像主作,但哪里像她那么贱……)

        然鹅我们年轻的主作还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看到荷包蛋这架势,众神自然是忍耐不住对酱菜总是作死作到时空乱流的愤怒咯……(坏笑)

        “卧槽你们这群刁民干嘛!啊啊啊啊啊啊!你们这是一场赤裸裸的叛变!!”

        于是乎,众神群殴主作ing。

        “我飞起就是一jio!”栗子直接踢向酱菜的下颚,酱菜整个人竟然倒飞而出。风在酱菜耳边呼啸而过。

      (栗子,男,神位宙斯。没错他就是酱菜的爸爸……有时比较正直。你看他是神王,但其实他的实力并不是很强,原因是因为上古时期一场与不明势力(第二季的敌人)的大战导致。)

       “cnm栗子下手还真狠啊……亲爸无疑……这下估计要直接击穿我身后的东西了……希望不是树吧……因为树还要塌下来,二重伤害啊喂……”酱菜如此想着,然后她就一头栽在了一棵树上……一棵大树……没错树顶直穿云霄的那种……

       酱菜睁开眼看着眼前树上被自己弄出的大洞……再抬头看看着一眼看不到边际的树干……

        “艹!我有句妈卖批一定要讲!”

        然而

        你看她这吼的输出量,你以为她要顽强地与命运抗争是吧……不好意思……她不是那种人……

        吼完之后,她竟然就这么慢慢平静下来,十分安详地闭上眼,就躺在了那里……

        坐等树塌……(这就是主作)

        然而……过了不知多久……直到学生不用上学了,羊驼不再朝你吐口水了,早春就腌好的酱菜竟然发芽了……她缓缓睁眼。

        “诶( ꒪Д꒪)ノ?树呢!?”

        “……”

        wifi真心摇了摇头:“这托马斯螺旋式的脑回路……也就主作有了吧……”

     (wifi,女(男),神位为冥王哈迪斯。武器是哈迪斯神剑(40米大刀)酱菜认为她是个受……)

       “所以说,我们这次穿越而来……是来到了minecraft位面?”菠菜的脸抽搐了下,直接避过了关于酱菜脑回路的尴尬话题。

       “应……该是的……”荷包蛋弱弱举手。

       这边还没说完,只听酱菜那一声大叫:“哇!是狗诶!”

       “是这只吗。”

       作死之神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到了酱菜身边,虽然身高不够……但是凭借他巨大的力气,直接将酱菜拎了起来。

     (作死之神,人妖,神位为作死之神(就是我!)。本为凡人,后来修得作死之力,飞升成神。作死之力很简单,就是我怎么作死都不会死,有人在我面前作死必须要死┐( ̄ヮ ̄)┌就很强势的一个能力。本体羊驼)

        “卧槽作神你个刁民!不是我啊!把我放下!!你给我清醒一点啊我好歹是你主作!!等等我好像灵机一动……看!羊驼!”

        瞬息之间,作神退到了菠菜那里。

       “哈哈哈哈哈哈哈作神那是你亲戚吗。”菠菜的噗呲一声笑了出来。

       用酱菜的话说,作神的脸就和奥林匹斯两万年没洗的锅相媲美。我就笑笑不说话……

       然后

       酱菜十分兴高采烈的去招惹了那只羊驼

       “嘿!那只羊驼!”

       然后酱菜为了报复作神踢向了那只羊驼……

       正当强菜十分高兴的以为自己报复成功之后

       “诶那是什么声音。”

        wifi扭头朝远处看去,大家都听到了一阵阵的轰鸣声,以及被卷起的风沙四处飞散的场景。

       “卧槽……那是……那是神他妈的羊驼群!!”

       没错,成群成队的羊驼。

        然后众神就看到羊驼突然停住了。

        “诶那好像是酱菜刚刚的位置……”

         随后一声惨叫响彻云霄——

         “啊啊啊啊啊!你们不要过来啊!!!”

         “啊啊……呵呵……”荷包蛋的脸在抽搐……

         “你妈的!作神……”酱菜无力的喊叫渐渐被风沙和吐口水声掩盖。

         “滴嘟滴嘟——”

         所有人都目送着救护车抬着酱菜离去,远远看去,所有人都将右手紧紧地对准太阳穴,头高高扬起,迎着朝阳整齐划一地敬礼,胸前脑补的红领巾迎风飘扬……

         等等为什么有种莫名的悲壮

         所以当你凑近了看的时候,你就会发现……

        他们所有人的左手都在朝救护车竖中指……

         所以这就是得罪作死之神的严重性……永远不要在他面前作死……

         远处躺在救护车上的酱菜,鼻涕眼泪拧在一起,面相狰狞,紧紧闭着眼睛,一瞬间似乎老了不少:“自己养的娃哭着也不……啊啊啊啊啊啊!!小兔崽子你们过来我保证不打死你!!愚蠢的皮皮虾啊滚出劳资的魔仙堡!!!”

         正当一旁的医护人员像看蔡徐坤打篮球一样看着酱菜时,突然救护车的车顶破了个大洞,一口口水重重地糊在了酱菜脸上:“呜呜呜呜……”(说不了话)

         众神放下了右手的敬礼姿势以及左手的中指,齐刷刷地看向了正在擦嘴的作神。

        “你们……看我干嘛……好吧我承认这口口水是我吐的……”

        “……丧(干)心(得)病(漂)狂(亮)”荷包蛋默默鼓起了掌。

         “所以这次,我们到了minecraft位面,我们首先要有个房子……”讲道理,菠菜是现在最认真的人。开始总结一些事情。但是,接下来,她就听到一身叫喊:

         “卧槽!卧槽!!作神已经给我们盖好了!!”赫拉突然惊叫起来。指着众神的身后。

       (赫拉,神位为赫拉。有时比较自卑,但其实十分坚毅,可靠。bgb骨灰一级层次里最晚一个加入的成员)

          众神纷纷转头,然后就看到了一栋精美的大理石和深橡木纵横交错却又整齐有序的大别墅。

         “卧槽……大理石都有了……石英块要到地狱……去地狱要造出地狱门……造出地狱门需要黑曜石……选取黑曜石需要钻石稿……制造钻石稿要钻石……也就是说……神他妈他已经挖矿挖到钻石了!!就刚刚那么一小会儿!!!”赫拉冷静地分析着。好吧一点都不冷静。

         菠菜也仿佛被点醒。只见她怔了一会,突然猛地朝山顶跑去,然后众神就听到了她的吼叫:

        “卧槽……!!卧槽!!!刚刚一大片森林已经被他挖完了!!!地底都被他挖到了基岩!!!他还真是发挥了他力大无穷的特点啊喂!”

        众神眼睁睁看着作神又抱了一大堆矿物回来……

        等众神平静下来以后……

        神经病啊根本平静不下来好吗!

        “啊,你们好了么。”

        “好你个大头鬼啊!我们什么都没干好吗!!”菠菜原形毕露,炸了(炸毛受)。原地阿姆斯特朗回旋式阿姆斯特朗爆炸。

        荷包蛋再次弱弱举手:“……什么都不干不是更好吗……(小声逼逼)哎呀(菠菜打头)”

        “好你妈……你怎么和酱菜学……你小朋友就应该有小朋友的亚子,雨女无瓜。”菠菜是真心为bgb的众位大爷操碎了心……

        不像某个不负责任的主作。

        bgb是真的懒,所有人都躺在柔软的羊皮沙发上葛优躺。就菠菜一人刚进别墅就满头问号地四处欣赏。

       “诶这个雕花不错……空中花园是直接连着对面树屋茶楼吗……”

       反正现在菠菜独自一人在厨房中偷偷摸摸地搞事情……众神时不时就听到锵锵锵锵的声音,甚至还有一缕缕黑烟按耐不住地从厨房里探出小手手。

       “咳咳……wc菠菜你到底在干什么……”  

       作神实在是不知道菠菜在干嘛,就神不知鬼不觉地突然来到了菠菜身边,并熏了一脸好烟。

       “腌酱菜看不出来吗……”     

       菠菜突然转头,给作神一个措手不及——一脸黑炭的菠菜在线性感炒黑暗料理。

       “尼玛这是腌制……为什么能被你腌成翻炒的样子……等等酱菜???” (其实作神的脑回路也很清奇呢)                              

         “嘿——~~~我听到有人喊我于是我跑来看看媳妇的黑炭脸可不可爱~”              

         一个声音突然响起,一根活生生的酱菜就站在你的面前。

        “卧槽酱菜你不是在医院吗??”

        好吧这点小伤……也就断个头开个膛破个肚对酱菜这个小强来说完全构不成威胁。

         “…你滚……”

         讲道理,每次菠菜看到酱菜这栽真的会马上变性……

        “咕噜噜噜……”         

        锅里发出蒸汽的呜呜声,盖里再次溢出一大波黑气,也熏了酱菜一脸好烟。

        “卧槽老婆你到底在烧什么……”

        “咳咳咳咳……”

         客厅里,离厨房最近的荷包蛋也受到了黑烟的迫害。众神看着荷包蛋一脸黑炭和黑炭般的表情,内心毫无波动,甚至有些想笑。就这样端详起了荷包蛋,仿佛在端详一个艺术品。

        “…你们看什么看눈_눈!还不来帮帮我!”

        荷包蛋随着每一个字吐出,阵阵黑烟都从嘴里飘出。你看那黑烟姿态柔美,动作优雅,但是你又抓不到,想要把它赶出生活却又赶不出的样子,像极了爱情。

        “……”

        众神默默缩到了角落看着荷包蛋口吐芬芳。

       “你们……咳咳咳……”荷包蛋由于满脸的黑烟和mmp,表情早就看不出来了。一一指着众神的鼻子,吐出一口混着血丝的黑烟,却没人看得出,好惨一荷包蛋。无奈之下只好孤身一人前往洗衣间洗脸。她自然不关心菠菜在烧什么,去看了可能会被熏得更黑。大家看着荷包蛋委屈巴巴的苍老背影,丝毫没有同情心。只是听到荷包蛋走前念叨了一句:

       “……说好的伟大bgb革命友谊呢……”

        厨房,菠菜在两个沙雕围观着的情况下,依旧保持着她灿烂的微笑(脸黑),开心(自闭)地料理这腌酱菜。

       “我第一次听说腌东西要把锅盖闭紧后甩来甩去的……”

        这时,一枚刚刚自闭不久的少女一边念叨着bgb革命友谊一边默默经过了厨房的门。

       也就在这时,菠菜,把锅盖,揭开了。

       “轰轰轰轰轰轰……”

       然后

       厨房

       就炸了。

       然鹅经过厨房门口的荷包蛋呢……不仅衣服炸没了,还活生生变成了一位淳朴的黑人甚至身上还沾着煤炭。

        荷包蛋的内心是爆炸的。

        荷包蛋:艹( ゚皿゚)心好累,明明我知道去厨房没好事,但神他妈这是什么玩意……

        反正房子半座楼也被菠菜炸没了。

        所以之后再也没有人敢把锅和灶具放在菠菜面前

       菠菜(举着锅):我用这玩意就能把你们嫩死信不信(jpg

                          ∧_∧=つ≡つ C≡C=∧_∧

                  ( ・ω・)=つ≡つC≡C=(・ω・ )

                          (っ ≡つ=つ C =C≡ c)

             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木大木大木大木大!

————————中场对拳————————


         

             

        

        

        

         

       

“我空条承太郎,被别人贴上了一个不良少年的标签,打架的时候我下手会特别重,还有人现在都没能从医院出来, 


没有水准又只会摆架子的老师在被我教训之后,现在都还没能回学校,饭菜不值那个价格,我就敢不付钱, 


这种事更是常见,但是,即便是这样的我,也能分辨出那些让人作呕的邪恶!所谓邪恶, 


就是那些为了你自己而利用弱者,并践踏他们的家伙,尤其是对女人,你干的就是这样的事,怎么? 


被害者和法律都看不见你的替身?也不知道何为替身,所以,由我来制裁你!”




……




多年以后


当承太郎伫立于死亡的瞬间时


是否会再次想起那时勇闯埃及的冒险


是否会再次想起那些为他铺开道路的伙伴


是否会再次想起自己拯救世界的使命


是否会再次想起跟当年他一个冲劲的女儿


于是


又一次在眼中闪过那个相册


又一次为了已逝的伙伴而暗中流泪


又一次在拯救世界和保护女儿之间踌躇


『……承太郎……你承受的已经太多了……该放下了……』


『……不 我还能站起来……你……要一直等着我……』


那是白金之星


“站起来!徐伦!撑住!徐伦!”


她未曾想到


那是她最后一次和父亲战斗


……


真正的勇者


永远是孤独的


那个勇往直前的承太郎已然随他们而去


在茫茫石之海中


倒下的


是那个傻傻的


一心保护女儿的父亲


『白金之星……还没倒下!』


永远闪耀的白金之星……永不倒下!




          ——致在默默中付出的阿承

我有病 (确信

mmmmmmmc 第一季 魔族来袭 序章

这些都是以前更的。。。

emmmmmmmmm开始文风像我们亲爱的主作 后面逐渐羊驼化……

莫得序章 和正文开头套路一样(算了搞个序章)

——————————————————————

                                    序章

         黎明时分,却不见天中本该出现的一抹殷红。

         这里的世界,由方块组成,所以黎明显得很苍白。可却令所有人胆战心惊。

        『……是谁,打破了这沉默的祥和?』

         少年,被一道道璀璨星空所笼罩。不,不如说他被一道道如尖刺的时间线所穿插。一片昏暗。

         手持着一个圆盘,圆盘上的齿轮让人说不准它是转动的,还是凝固的。

         “…喂…有谁还记得……”

         一句被时间尘埃所遮掩的叹息之语,从不知名的地方穿出。

         但少年没有张口。

         『是谁……凝视着未来?…或是…现在…?』

          张牙舞爪的苍白手臂从无形中探出,欲把少年拖入无尽深渊。

          “够了……”

          在手臂的环绕下,只能依稀可见他微微吸动的嘴唇。可他的确说话了。

           “这些都已无意义了……”

           少年的手指在圆盘的齿轮上轻轻抚过,血雾在无声无息中绽放,一会儿却又凝聚了,渗透了圆盘,渗透了少年,渗透了这个荒诞的世界。

          “喂,路西法……该还的…总不见得不还吧…?”

          『无力的呓语,使大脑麻木』

           少年抬起了头,刘海遮掩着面容。缓缓抬起手,从裂缝中伸出的手臂化为尘埃散去。

         少年突然伸手在空中抓住了什么东西,在指缝之间闪烁着,在充满哀怨声的黑暗处发出了光芒。

         “所以事,早就决定好了……希望什么的……从一开始就决定好了啊!”

         话音落下了,依旧是一片寂静。少年也瞬息消失得无影无踪。于是,这里又回归了一片黑暗。

         ……不知又过了多久,在一处不知名的阴暗之地,又亮起了一点微弱的光芒……

——————————————————————

                               ——To Be Contineud……



作死之神:估计都看得一脸懵吧……等到第一季结束就懂了。